青墨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关山月-

来源:青墨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月亮升起来了,是关山阴历四月的上弦月。
  对面树林密布的高山黑郁郁的,多出了几分宁静和庄严。空气里带着山里树林特有的清凉和草木的气息。皎洁的月儿从高高的山后升起来,影儿映在清清的山泉中,像是谁专门打磨蹭亮似的,在水中微微地发颤。山泉的水偶尔咕噜冒一下水泡,水中的月儿便银鱼儿似的一跳沿着水儿跑掉又回来了。草滩上几个沤麻池水中的月儿互不言语,沉静的在水中做着大山、森林的梦。
  悉悉索索的,不远摸来了一个手提木桶的老太婆,佝偻着腰,试探着向前走。她的眼睛看不见东西,只有眼前的一丝亮光。每到月夜的时候,她干瘪的身子里似乎有着一种力吸引着她,让她摸索着来不远的山泉中提水。
  丈夫五十子睡在石炕上,月光像一个顽皮的孩子从破的窗棂中钻入房子,在被子上戏弄。劳累了一天的五十子早已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
  俊女在山泉中哗啦哗啦的舀水,清凉清凉的泉水便流玉般的倒进木桶里。
  俊女提着水吃力的向回走,走累了坐在草地的石头上休息。
  银月亮在天空、丝丝云间偷偷地移步,轻柔的光涂抹在俊女的脸上,使俊女圣女般的美丽,俊女想起她年轻时的事。
  她丈夫五十子年轻时脸圆彤彤的,象一轮饱满的太阳出现在她眼前。
  五十子壮实的身体,干起活来象牛犊似的,他是父亲千挑万挑过的。俊女有兄妹三人,两个哥哥。父亲最疼爱俊女。按照乡里的习惯,女孩子出嫁要收彩礼,只有一个女儿的父亲害怕俊女视力不好以后受婆家的欺负,就决定把俊女放在自己能看见的地方,给俊女招亲。
  十八岁,有人给俊女提亲,说的是银子岭张倔头家的老二。那小伙子人长得帅气,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能说话,俊女嫌他太奸太精明靠不住。后来又说赵家坡的老四,那小伙子太笨让俊女回绝了。只有糟泥湾田家的老四,人长得个头高大,一付圆红的大脸盘,见人只是憨憨的一笑,话又不多,做起活来不惜力气,俊女和父亲都满意。
  田家起初嫌俊女眼睛不好,看看自己的三儿子三十多岁了还打着光棍,田家老汉无力给四儿子娶媳妇,只好同意四儿子五十子到俊女家招赘。
  俊女的父亲就在离自己家不远的碾子沟口道路边的山坡上,为俊女和五十子修了两间小土屋,给女儿招了武汉癫痫医院怎么选择靠谱亲。
  那两间小土屋背靠小山冈,东面隔一条小路是一片大草滩。草滩上几个一尺多深的沤麻池,闲时池中放满了清水,月亮高悬的晚上,月亮在沤麻池中悄悄地说着情话,小溪也在草滩上默默地流着。
  结婚的第二天晚上,月儿静静地挂在天空,俊女和五十子坐在门前的石头上,俊女抓着五十子的手。俊女感到这是一种宽厚,一种如山一般的依靠。幸福之感从俊女心中升起来,俊女羞涩地问:
  “五十子、五十子,天上的月好吗?”
  五十子望着天上的月说:“好?”
  俊女能想象出来月亮的模样。
  这里是陇山的东段——关山,盛产木材、黄麻和药材,是陕甘两省的交界。这里的人敬,每逢重大节日,人们都要到深山里的海龙庙去敬海龙圣母。
  结婚已经四五个月了,俊女提出要去海龙庙上香。
  俊女小时侯就想去海龙庙,因为眼睛不好,父母亲和哥哥从来没有带她去过。
  海龙庙是关山深处的一座庙宇,是海龙圣母的道场。相传海龙圣母是是陕西长武一位农家女孩,少年时父母双亡,害得一头疥疮,与兄嫂过日子。嫂子待她不好,让她去牧牛羊,她在牧牛羊时用所织的毛线拴在树上。第二天,满山满坡树上全是毛线。兄嫂见其神异便善待之。十二岁时这个女子离家出走,不知所向。家人沿毛线找到华亭关山深处的海龙洞,农女在此已修道成仙。所以陕甘两省的人们便朝拜海龙洞,祈求海龙圣母的保佑。后来人们见海龙洞在半山悬崖上,进洞朝拜极不方便,便移祀海龙圣母于一个小山峁上。
  阴历七月十二是海龙圣母的诞辰,也是海龙庙庙会最隆重的一天,早晨天不亮五十子就带着俊女去海龙庙上香。
  月还挂在南边的天空,暗绿的树叶带着露珠,游弋了一夜的山岚舍不得林子,在树间流动。
  俊女的眼睛不好,五十子先是拖着俊女走。天亮了,走过山脚下几户人家的门前,半人高的篱笆院墙内狗咬起来。一间两间的茅屋夹杂在瓦房中间,茅屋山墙上搭着用两根木椽钉成的歪斜的梯架。路边红门飞檐的小山神庙前飘扬着红色的经幡。平缓的山坡,高大的乔木,丛丛的灌木。俊女走不动了,提出来要五十子背她,五十子二话没说,背起俊女就跑。俊女在五十子的背上捶打着痒痒地笑了。
  走累了坐在绿绿的草坡上休息,五十子长出了一口气。
  走了很长的路,五十萍乡治好癫痫的医院子透过前面的林隙看见红红的殿角,海龙庙到了。
  海龙庙建在山峁上,岭南属陕西陇县管辖,岭北属甘肃的华亭县管辖。古旧的主殿前的空地上一棵高大的千年浍柏,树下悬挂着一只黑黑的大钟。主殿内重幔叠嶂,神龛上塑着海龙圣母坐像。海龙圣母脸色苍白,年约四、五十岁。
  站在海龙庙大殿内,一种神圣之感包围了俊女,模糊间俊女看到眼前出现了海龙圣母发着佛光的身体、明亮的面盘,还有那双充满睿智的眼睛。恍惚间俊女觉得自己就是海龙圣母,海龙圣母就是自己。
  “俊女,俊女快来看,一个只鹿。”五十子喊。
  俊女心一急向出一跑,脚底下一拌,险些被门槛拌倒。
  五十子感到自己险些闯了大祸,便急忙跑过来。
  等到五十子扶好俊女出来,小鹿早已跑得无影无踪。
  五十子告诉俊女,他看到了一只长脖花斑挺善良的小鹿。
  俊女的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身子感到一天比一天懒,干完家务百无聊赖中便坐在门前的石上等五十子劳动回来。
  天还没有黑,五十子心里惦记着俊女,掂着山镢从地里跑了回来。
  “俊女,俊女,你好吗?”没有进门五十子就问。
  “不好又能怎样。”俊女做着手里的针线活儿回答。
  五十子不在的时候,那只雏鹿试探着向俊女的小屋靠过来。坐在小屋前的俊女感到一种温柔善良向自己靠过来,俊女的手背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亲昵和温良,雏鹿嘴唇轻轻的噌噌俊女的手。俊女心里问:是不是五十子说过的那只小鹿?。
  俊女轻轻地抚摩着雏鹿的头,雏鹿像个孩子亲昵地依偎在俊女的身旁,俊女幸福地笑了。
  “俊女,俊女,你在家吗?那鹿儿有又来了。在咱们家门前跳舞呢。”五十劳动回来大声喊。
  俊女应声着:“知道了,知道了,让它跳吧。”
  五十子把采回的药材铁棒槌放在木柜上,对俊女说:不要乱动,小心身子。
  俊女说:“我心里有数”。
  那鹿儿渐渐离不开俊女,每天都在俊女家的小屋周围的草滩上吃草,或在草滩上一颠一颠的跳舞,看俊女坐在石头上想心思。
  今天五十子回来说风传关山林场的繁殖场丢失了一只小鹿,要找回去。俊女心里七上八下的,想这只小鹿就是林场丢失的那只小鹿。两人害怕小鹿跑了,商量好不告诉林场的人。治疗睡眠性癫痫的药有哪些小鹿每天照常来俊女小屋周围的草滩上吃草,有时发出婴儿叫喊似的鹿鸣。
  几天小鹿没有来了,俊女心里感到像缺了什么似的。前天下午听到一声枪响,俊女就心头一颤,感到像有什么不祥的事情要发生。五十子下地回来沮丧着脸不吭气。俊女感到气氛不对便问五十子:“你今天怎么样了?”。五十子叹气说他今天在小屋的附近草滩上发现了一滩血迹和被挖走的土地,有人说小鹿昨天被人猎杀,说是鹿血能卖钱,连带血的土地也挖走了。
  俊女听了眼泪不由地流了下来。
  秋雨在不停地下,树上的叶子闪着白色的光彩,叶子上的雨水像泪水一样滴答滴答地往下流,空气中满是残酷的腥气。拥挤浑黄的雨水溢满了草滩间的小溪,林区的小道上到处是烂泥,人不能外出只好窝在家里。
  在家里闲着没事干,五十子便编起箩筐来。山里人经济紧张,除了进林子采药和编箩筐卖几个钱外,再没有别的收入。手像流水一般编上编下,俊女静静地陪在五十子的身旁。
  自从五十子和俊女结婚后,日子就过得紧巴巴地。三年了还没有给俊女买过一件衣服,俊女整天乐呵呵的。五十子虽然满脸笑容,但心里不好受。
  阴历腊月十六是俊女生产的日子,五十子没有下地去。俊女这几天肚子阵痛,弄得五十子心神不宁。快过年了,夏天草滩上拴着的猪冬天就和人圈在一个屋里,腊月二十四就要杀了过年。五十子去集上买几斤醋,买几张贴窗户的纸,五十子还想给俊女买一个套棉袄的外罩。可是俊女就要生产了,俊女的母亲脚小走不动,让俊女的哥哥和嫂子过来看,说了一些安慰的话。
  一声婴儿的啼叫刺破了山里的寂静,接生的嫂子告诉俊女,她生了一个男婴,俊女高兴地流泪了。
  正月十五的月亮真亮,照得山里一片白。俊女坐在炕上,白亮亮的月光透过窗纸和窗花漫进来,照着她和安睡的婴儿。俊女想着美好的未来。
  “虎子,虎子,慢一点跑。”俊女眼睛不好,只好站在屋门前喊在草滩上玩耍的儿子。
  六岁是儿子虎子可不管,在草滩上照旧奋力地扑蝴蝶、掐花。
  虎子渐渐大了,上学念不下书,常常外出不回家,俊女有些着急,但是拿虎子没有办法,这几天有人说虎子是在村里的霍家帮工。
  霍家新娶了一个媳妇,是山前朱家的女子,人长得挺好看,霍家的儿子球娃有一些不醒人事,虎子便给霍家帮工。治疗癫痫手术可以吗
  虎子给霍家帮工,有事没事就向那媳妇房里蹭,那媳妇嫌球娃便偷着和虎子来往。
  霍家知道儿子不行,对媳妇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求媳妇给他家生一个胖小子好传宗接代,虎子便整天在霍家帮工不回家。
  俊女在家里做家务,村里放牛的娃娃路过俊女的小屋时看见俊女站在小屋门前,便欺负的朝俊女喊:“五十子,五十子。”逗俊女过来追他们。俊女不动,放牛娃娃就扔小土块打俊女,俊女气得直跺脚。
  晚上五十子回来,俊女委屈地哭了。五十子抚着俊女的脸说:“不要紧,不要紧,我再一天收拾他们。”
  五十子照样下地干活,俊女估摸放牛的娃娃要路过了,便在屋里不出来。放牛娃娃路过时照样喊五十子的名字。不见俊女出来,放牛娃娃就朝俊女的小屋门前扔土块。胆子大的便摸到俊女家的门前看动静。
  放牛娃娃一见俊女就呼喊着跑远,站在远处喊:“五十子,五十子。”俊女就是不出去。
  过了几天安宁日子,没有了放牛的娃娃在门前来喊,俊女放了心。一天,放牛的娃娃欺负俊女看不见,悄悄地溜进俊女的小屋,用鞭杆捣塌了俊女家的蒸馍笼,呼喊着跑了。俊女家长了绿色霉毛的馍馍滚了一案板,一只还跳到了地上,俊女气得直哭。
  五十子发怒了,第二天没有下地,藏在离小屋不远的树林里,等着放牛的娃娃过来。放牛娃娃果然来了,又喊着去捣俊女家的蒸笼。五十子大喝一声从林里冲出来,放牛娃娃大惊失色,丢下牛落荒而逃。五十子把牛赶在一起,拴在自己家的窗栏上等放牛娃娃回来。
  放牛娃娃害怕五十子打他们,就围着五十子家的小屋远远的转圈子。
  到了晌午,牛饿得直叫,五十子给牛弄了些青草,等着放牛娃娃来要牛。
  天快黑了,放牛娃娃没有办法,只好一个一个灰溜溜的回来给五十子道歉,牵走了牛。
  从此以后,再没有放牛娃娃敢来欺负俊女。
  五十子老的腰蜷的象虾一样,斜躺在草坡上晒太阳,看母猪带着猪崽在山坡上吃草。俊女摸索着在家里干家务。家里房的山墙破了,房顶也能照见天,下雨天漏得厉害。山里冬天也冷的要命,俊女和五十子盼着虎子回来收拾房子。
  秋夜,皎洁的月亮升起来,俊女佝偻着腰坐在草滩的石头上想心思:虎子何时回来?日子还是这样过下去?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mtpjh.com  青墨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