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墨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梦回清河 33-

来源:青墨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曼如到夜里才回来,因为晚了,我们困乏,也没有问她详情,第二天一早,训导处就把宝珍叫去了,去了一整个上午,吃午饭时才回来,脸色很难看。饭堂人多,我也不好问她,心里的好奇却又按捺不住,一吃完,就风也似的跑回宿舍等她,不想她回来时,有孙先生和曼如跟在后面。宝珍也不看我,就径自去理起行装来,孙先生还在一旁帮着,我吃了一惊。
  “怎么回事?宝珍,你要到哪里去?”
  孙先生说:“暂时到警备司令的看守所去住几天,等事情搞明白了就出来。”
  “什么事情搞明白?”我还是蒙在鼓里。
  “还不是沈慧英的事!”
  “沈慧英的事和她有什么关系?”一下子我身上的肉都紧缩起来。
  “他们认为宝珍有嫌疑。”孙先生平心静气的说。
  “见鬼。”我冲口而出,“怎么扯到她头上来了呢?”
  “我也不相信,”孙先生说,用眼睛阻止我的激动,“所以我相信过两天就会真相大白的。”
  “你既然不相信,孙先生,你为什么不阻止驼背做这种没有道理的事呢?”
  “定玉,不要说这种幼稚的话了,”宝珍说,“如果孙先生有力量,她还用等你来说吗?”
  孙先生平时宠爱宝珍,我们都知道的,孙先生在学校里毫无地位,说话毫无作用,我们也知道的,我只好闭了嘴。
  “你把这个口袋拿去,帮我在盥洗室里的几样东西收好拿来?行不行?”
  我默默地接过空袋走出房来。
  当我把牙刷放进去时,才看见口袋里有一张小字条,连忙拿出来,正要看,却有人来,忙不迭的躲到厕所里。
  
  定玉:千万要镇定,是曼如在搞鬼,她对驼背讲,出事的那天下午听见我和你在房里商议谋杀的事,一看见她和沈慧英就不说了。她说她听见我们提到沈的名字,还说了许多别的,她说我是主犯。要特别当心,她毒如蛇蝎,是我没有想到的事,我明白她为什么要害我们,必要时,回家去,躲一下,我有消息会通知你的,千万不可以和她吵,切记,切记。宝珍。


  天!我站起来;一身抖得像打摆子一样,也分不出来是吓得抖还是气得抖,好半天才把裤带系好,正要出来,又回去揭起裙子,把条子塞在裤带里,才走出厕所,昏昏沉沉的回到房门口,才想起口袋没有理,又倒回去把她洗脸手中、牙膏、梳子、小镜子一切放好,一路上心里想的西安哪些癫痫病医院好只有一个人,眼睛看见的只有一张脸,她为什么要陷害宝珍和我?我们和她有什么冤仇呢?平白无故的,她为什么要下这个毒手呢?
  进了房门,曼如还是躺在床上,看着她们理东西,我毫不思索的就走到她跟前,正要举起口袋摔到她脸上时,宝珍叫我了。
  “定玉,怎么去了这样久?我等了你好久啦,赶快给我。”她这一声喝倒提醒了我,这不是轻举妄动的时候,只好把那冒顶的怨气硬咽回去,转身把口袋交给宝珍,她狠狠的盯了我一眼。
  东西理好,她们三个人一起走了,宝珍只说了一句,“清明回家替我问好你表哥。”她指的是国一,可是表哥两个字,使我立刻联想到祖善,祖善和宁波一批小汉奸都有来往,我可以请他来一趟,运动运动,把宝珍救出来,他一定有办法。这样一想心里反而定了,上夜自修就写了信,把宝珍的事大略讲给他听,要他快来设法。下了自修,塞给丁妈一点钱,叫她马上进城去寄了,不想当天夜里,半夜里,有两个便衣跟孙先生进我们的房间,在宝珍床底下的大皮箱里,搜出一枝手枪。第二天,事情就传遍了学校,说宝珍是凶手,我被愤怒的火煎熬着,连走路都跌跌撞撞的,更不用说去上课了,整个上午病在宿舍里,恨得一把一把的把头发揪下来,好容易曼如回来了,我一跃跳下床,抓住她的衣服,狂叫说:
  “你为什么要害她?你为了什么要害她?她有什么事情得罪了你?你堂堂一个高中生怎么可以做出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情来?”
  她一点也没有惊讶,只是冷冷的看我一眼,把我的手甩开说:
  “有种人,被男朋友抛弃了,想出毒计来把他开除掉,才是世界上最卑鄙的人物呢!这种人,居然还有脸指责人家的错处,讲些没有根据的话。”
  “没有根据?你以为我没有看见吗?我昨天晚上根本没有睡着,你夜里起来把那管手枪放到宝珍皮箱里去的,哼!你以为我没有看见?我现在就到训导处跟驼背讲,说你自己谋杀了人,又稼祸给别人!”
  她顿了一顿,不说话,眼睛却一直没有放松我。然后她耸耸肩,笑了起来,“哈,看不出来你倒是撒谎专家!我把手枪放到宝珍皮箱里?你不要见了鬼了吧?还是小说看得太多了?好,就算你没有见鬼,你说是我把手枪放进去了,你有证据没有?驼背会相信你的话吗?至于说我杀害了沈慧英,那不是更荒谬吗?沈慧英和我一直是好朋友,哪个不晓得?我会把她枪杀?去报告驼背!好,我倒要看你的本事把驼背说相信,走啊,还等什么?”
  “我当然会去的,你不要急!”我心里有点犹疑不定起江西治疗癫痫较好医院来,嘴里却不服气,“我明明看见你放进去的。”
  “那我可以说是你放进去的,我要对他说,你恨慧英,因为她泄露了你秘密,驼背一定会问什么秘密,我就把林国一的事全盘说出来,哈,看驼背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我气得实在忍不住,猛的打了她一个嘴巴,“你不要脸!”打得太狠,她踉跄了几步,跌坐在床上,我自己也吓了一跳,以为她要跳起来打我,所以也自动的退了一步,出于我意料之外,她居然没有反击,站起来,抚着脸颊,控制着声音说:
  “赵定玉,我算是晓得你的厉害了,也要给你看看我宋曼如也不是好欺侮的。”
  她走了之后,我想起宝珍的留条,知道自己闯了祸,心里就有点着慌,但表面上却不敢露出来,下午勉强去上了课,先生在上面讲解,我就在下面计算如何应付曼如,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回乡下去避一下好,母亲问起来,就说生病好了。这样想稳定了,就去吃晚饭,吃了饭马上到孙先生房里向她请病假,顺便问了宝珍的消息。宝珍没有消息,不过她叫我不要性急,一定没有问题,同时很爽快的就准了我的假。我总算松了一口气,跑回房间,理网篮,理完后,夜自修也没有去上,就睡下了。因为头夜没有睡好,所以睡得沉,第二天起来,洗完脸,刚预备走,那两个来过的便衣和驼背就进宿舍来,问孙先生要我这个人,我一点没有宝珍的镇定,见他们来找我,就哭了起来,边哭边睁开一双眼看他们的脸色,除了孙先生之外,他们都是木头人似的毫无表情,孙先生则是敢怒而不敢言的样子,见我吓得哭,忙说:
  “不要紧的,定玉,这不过是一种手续,过两天真正的凶手找到了,你和宝珍就可以回学校的,你相信孙先生的话,他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他们要带我到哪里去?”
  “拘留所。”
  “我又没有做什么事,”我又哭了起来,胆子也大了些,“他们凭什么这样乱捉人,他们有什么凭据?”
  孙先生不说话。
  驼背说:“自然有根据才来找你的,不要��嗦了。如果查出来你们是清白的,他们自然会给你们出来,快把东西收拾一下走吧,我还有别的事。”
  我流着泪提起网篮,跟着他们出来,门口包围了一大堆人,我也不敢看她们,好像自己的确是一个犯人似的,耳边只听见她们嗡嗡说话的声音,好像是在指责我,又好像在怜悯我。我紧紧的贴着孙先生的背走,恨不得自己能钻进她的衣服里去,人家可以看不见。好容易出了校门,孙先生说:
  “镇静点,定玉,他们过两天荆门看癫痫病医院就会给你回来的。”
  我又哭起来,边哭边说:“孙先生,千万不要给我母亲晓得。”
  “我知道。”
  那天夜里,我简直一夜不曾闭眼,小说中读到的种种苦刑毒打,都被我一一用到自己头上来,身上一阵一阵出着冷汗,到天快亮的时候,自己下了决心,他们如果拷问我起来,我一定不等他们动手就承认自己是凶手,被他们枪毙掉,总比给他们零零碎碎折磨死好得多。
  等了一天,都没有人来提我出去审问,只有一个佝偻着背,咳咳呛呛的老头来送三顿饭给我及同房间的另外三个女的吃,那三个女人都是成年妇女,不太理睬我,我自己满肚子心事,当然也没有心情和她们搭讪,只知道她们的丈夫都是游击队,才被捉起来的。
  在看守所里住了将近十天,才有人来找我,那个人穿了军衣,胸前佩着有太阳旗的徽章,皮靴走在三合土的地上,噔噔的十分威武。
  “你是赵定玉吗?”
  我吓得一身发软,拼命把身子往墙角缩。
  “哪个是赵定玉?”
  一个女的指指我。
  “赵定玉,你是赵定玉?躲着做什么?有人来保你出去了,怎么,你不想出去?”
  立刻,我一身变软了的骨头,绷绷的几声又弹直了,我冲到他面前问道:
  “真的?宝珍呢?”
  他(目�A)(目�A)眼说:“我只管把你带出去,别的人不干我事,快出来,把自己东西拿好。”
  一到会见室就看到祖善,我才明白是他保的,在小笼子里没天没地的关了十天,见到亲人,即使是他,都喜欢得流出泪来,我跑过去,拉着他的手臂,亲亲热热的叫他:
  “祖善,祖善,是你保我出来的?”
  他脸上那股踌躇满志的神气,看了叫我忍不住笑。他一伸手,一根手指碰碰他刷亮的黑发说:
  “不是我还有谁?哪一个有这么大的本事,你说?”然后压低了声音说,“你胆子也大了点,怎么把那个姓夏的干掉了?他是朱同面前的红人呢!我不知花了多少钱才把你运动出来的,你要好好报答我才是,我先给你说清楚啦!”他半得意,半威胁地说。
  有人来找他填保人的单子,及办手续,我也就没有分辨,等我出了看守所的门,我才记起来了。
  “喂,祖善,你把宝珍保出来了没有?”
  “什么宝真,宝假,关我什么事?”
  “不行,不行,祖善,你既然来了,干脆把宝珍也保出来,好不好?她和我一样实在冤枉的,我拿人格担黄石治疗癫痫病比较专业的医院有哪些保。”
  “你的人格和我一样,不值钱的。”
  我急了起来说:“真的,算我求你,好不好?她实在是冤枉的,你一定要救救她,她可怜得很,是孤女。”
  “她好不好看?”
  我气得鼻子冒烟,但不敢发作,“普普通通。”
  “本大人没有兴趣。”
  “真的,祖善,你如果保了她出来,你要我做什么事都可以。”
  “真的吗?”他涎着脸说,然后对着我的耳朵,“跟我去开旅馆,答不答应?明天再回家。”
  我变了色,咬着下唇不说话,然后说:“卑鄙无耻。”
  “咦咦,怎么忘恩负义得这样快?我不过是说着玩玩,何必认真?你以为我一定对你有心思?老实对你说,我王祖善在宁波要找个把女人开旅馆,还没有问题,用不着来看你的晚娘面孔呢!自以为了不起!好了,在哪里?我去打听打听看有没有办法?”
  我立刻松了口气说:“她也在此地,你一定有办法的,祖善,我知道。”
  “算啦,算啦,马屁不用拍啦,我去打听着就是,你刚刚说的,如果我把她去保出来,我要你做什么都可以,对不对?”
  “你又来了。”我黑着脸说。
  “不是,不是,这次是真的,我真的有事找你帮忙,你答不答应?”
  “只要我做得到。”
  “你做得到的。”
  “那当然。”
  “好,君子一言啊!”
  我反讥他道:“你不是才说,我和你都不是君子吗?”
  “不要顾左右而言他,本大人在等你的回音呢?”
  “好!”我咬咬牙说。
  我回学校,一个星期后宝珍也就被释放出来,这一方面当然是靠祖善的奔走及金钱,另一方面,也是警备司令部侦查出来,真的凶手就是想稼祸给宝珍和我的宋曼如。在她的口供里,她承认寒假里她和沈重好是假的,用来避人耳目的,她承认自沈和夏好了之后,她因为因妒生恨就有了杀害他们的心理,这些话都是祖善告诉我们的。我听得目瞪口呆,我想不到一个和我们同样年龄的人,居然会用心如此狠毒,而且做得如此深谋熟虑,太可怕了。
  因为她父亲是宋德明的关系,除了学校把她开除学籍之外,她受到很轻的处分。
  宝珍放出来的第二天,我就和祖善一起回乡下过清明节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mtpjh.com  青墨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