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墨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经典独幕话剧剧本《故去的亲人》文学小说www.hlmsw.cn,歙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来源:青墨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人物:司雷特太太

维多利亚•司雷特-——她的女儿

亨利•司雷特-——她的丈夫

觉登太太——她的妹妹

布恩•觉登——觉登太太的丈夫

阿拜尔•麦利维泽——她的父亲

(故事发生在外省的一座小城里,时间是星期六的下午。在小城的下层中产阶级的住宅区中,一所小房子的客厅里。观众的左侧有一个窗户,百页窗是关着的。窗前有一只沙发,右侧有一个壁炉,旁边放着一把扶手椅。在面向观众的墙的中间有一个门,通到走廊里。门的左边有只值不了多少钱的五屉柜,右边有一个餐具架。屋子的中央摆着一张桌子,周围放着几把椅子。壁炉架上放着一些装饰品和一只廉价的美国钟,壁炉里有一只水壶。餐具架旁边有一双华美的拖鞋,桌子上摆着一部分茶具,正准备喝茶,餐具架上摆着餐具,还有几份晚报、《珍闻杂志》、《皮尔逊周刊》。出了屋门向左转可以到大门,向右转可以上楼。走廊里可以看到一只帽架。)

(幕启时,司雷特太太在摆桌子。她精神十足身体丰满,面色红润,是个俗气的女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她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她穿着黑色衣裳,倒也不是全身都是丧服。她停下来听了一会儿,然后走到窗前,打开窗子朝街上喊。)

小孩癫闲病的症状有哪些

司雷特太太:(尖声地)维多利亚,维多利亚!你听见了吗?进来好吗?

(司雷特太太关上窗户,拉上百页窗,又走回来摆桌子。维多利亚上。她是个十岁的小姑娘,很懂事,身上穿着花衣裳。)

司雷特太太:你可真不错,维多利亚,真不错。外公的尸首还在楼上停着,我不懂你怎么能在大街上东跑西跑。快去,趁你姨妈伊丽莎白和姨夫布恩没来,快把衣裳换了。让他们看见你穿的花花绿绿的,可不得了。

维多利亚:他们来干什么?他们好久都不上咱们这儿来了。

司雷特太太:他们要来谈谈你那可怜的外公的事儿。一发现他死了,你爸爸马上就给他们打了个电报。(听到一个声音)哎哟,可别是他们啊。(司雷特太太匆匆的赶到门前,把门打开)谢天谢地,原来是你爸爸。

【亨利•司雷特上。他身体粗壮,有些驼背,唇上挂着一撮小胡子。他身穿黑色燕尾服,灰裤子,系着一条黑领带,头戴黑色礼帽。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纸包。】

亨利:还没来啊?

司雷特太太:你一看还不知道他们没来吗?维多利亚,快上楼去,快!穿上你那件白外衣,系上条黑带子。

【维多利亚下】

司雷特太太:(向亨利)我真不满意,吃德巴金半年大脑有害吗?不过新的丧服还没做好,也就只好这样了。况且,布恩和伊丽莎白还怎么也想不到穿丧服呢,所以,在这一点上,咱们可比他们强。(亨利坐到壁炉旁边的扶手椅上)把靴子脱了,亨利,伊丽莎白眼尖得要命,连一丁点儿脏东西也溜不过她的眼。

亨利:我怀疑他们到底会不会来,上次你和伊丽莎白吵架的时候,她就说过决不再进咱家的门。

司雷特太太:为了分外公的遗产,她会马上就来。你知道,她要厉害起来可真够呛。她这种脾气是打哪来的,我真莫名其妙。

【司雷特太太把亨利带回来的包打开,包里是切成片的牛舌头,她从桌子上拿了个碟子,把舌头放在碟子里。】

亨利:我看,这是家传的。

司雷特太太:这是什么意思?亨利•司雷特?

亨利:我是说你爸爸,不是说你。我的拖鞋哪去了?

司雷特太太:在厨房里,……不过你该来双新的了,那双旧的快坏了。(差一点哭出来)你不知道我现在这样忍着有多难受。我一看见外公的这些小东西在四下里摆着,再想到他永远不能再用了,我的心简直就要碎了。(轻快地)喂,你就穿外公这双新的吧.真走运,是他刚买的。

亨利:会太小吧,亲爱的。

司雷特太太:穿穿不就西安医院治疗癫痫病怎么样大了吗?我反正不能让它闲搁着。(这时她摆完了桌子)亨利,我一直在想外公屋里那张写字台。你知道,我早就想等他死了的时候拿过来。

亨利:那你得在分东西的时候和伊丽莎白商量。

司雷特太太:伊丽莎白可精了,她会看出我想要这张写字台,那她就要使劲和我讲条件。唉,见财眼红的那个下贱劲儿,可真是要不得。

亨利:没准儿她也看上了那张写字台了呢。

司雷特太太:自打外公买了来,她还没来过呢。要是把它摆在楼下这儿,不是搁在外公屋里,她怎么也猜不到这不是咱们自个儿的。

亨利:(吃了一惊)阿米丽亚!(站起来)

司雷特太太:亨利,咱们干吗不马上把它抬下来搁在这儿?不等他们过来,咱们就弄完了。

亨利:(目瞪口呆地)我不干。

司雷特太太:别那么傻了,干吗不干呢?

亨利:未免太不文雅了吧。

司雷特太太:咱们可以把这个破烂柜子搬上去放在现在放写字台的那儿,伊丽莎白可以把它拿去,我还乐意让她拿去呢。我早就想把它打发掉了。(她指着柜子)

亨利:万一咱还没搬完,他们就来了呢?

司雷特太太:我去把大北京铁营医院癫痫科好不好门插上。你把上衣脱了,亨利,咱们说搬就搬。(司雷特太太出去插大门)

【亨利脱去上衣】

司雷特太太:(上)我先上楼去把椅子半开,省得挡路。

【维多利亚遵照母亲的吩咐换了衣裳,上】

维多利亚:妈妈,你打后头给我系上好吗?

司雷特太太:我忙着呢,让爸爸给你系。(匆忙地跑上楼去)

【亨利替维多利亚系带子】

维多利亚:你把上衣脱了干吗?爸爸?

亨利:我要和妈妈把外公的写字台搬下来。

维多利亚:(想了一想)是不是乘伊丽莎白姨妈还没到,把它偷下来?

亨利:(震惊地)不,孩子。外公没死的时候就给了妈妈了。

维多利亚:是今天早上给的吗?

亨利:嗯。

维多利亚:啊,他今儿早上喝醉了。

亨利:嘘……不许再说他喝醉了,啊!

【亨利替女儿系好了带子】

司雷特太太:(夹着一只漂亮的座钟上)我想不妨把这个也捎下来。(把座钟放到壁炉架上)咱那个钟连一个子儿都不值,我老早就看上这一个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mtpjh.com  青墨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